免费兼职一单一结

新闻中心

繁缕


      草坪上的植物很多,石榴树、柿子树、海棠树……到了冬天,全都改变了模样。
      石榴树的叶子落尽,枝头上挂着的零星几个被人遗忘的小石榴,被风吹干了水分,捏起来硬邦邦的。柿子树黄澄澄的果实被鸟雀啄得面目全非,柿子皮在风中飘来飘去。海棠树的脚下铺满了从树上跌落的叶子,红彤彤的果实密密麻麻铺满枝头。
我在草坪上胡乱走着,低头的一瞬间,发现了这抹绿。它躲藏在灌木丛旁边的草丛里,那么不起眼。这抹绿是一棵草,叶片卵形,匍匐在地上蜿蜒生长,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。它周围的青草早已被冬风带走了绿色,只有它,静静地躲在一片枯草之中,碧绿的叶子泛着青春的光彩。
      在它饱含水分的碧绿叶片中,隐隐约约露出些许白色花朵,还有些许被绿色萼片包裹着的、静静等待绽放的花苞。我蹲在它身边,仔细地看着它的叶子、枝蔓和花朵。让我惊讶的不是它的绿,而是在如此让人颤栗的寒冬,它竟然开出花朵来。北方的冬天,能够在室外开花的植物本就不多,腊梅是最常见的,但腊梅枝干强壮,从外形上来看,是能够与寒冬抗衡的。但是它,一点风就能把它吹得颤抖,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它竟然可以与冬风作对,开出花朵来。
      它的名字很好听,叫繁缕,还有一个有趣的名字,叫鹅肠菜。
      我低头继续寻找繁缕,在笔直挺拔、高耸入云的水杉脚下,我发现了它们的身影。数棵成片聚集在一起,叶片碧绿,花朵旺盛。它们是从水杉的落叶中钻出来的,这些针形叶覆盖着它们的根和茎,给予了它们温暖,让它们可以在这么寒冷的日子里傲然地绽放。
      感谢繁缕,在这个萧瑟的冬日,润泽了我的眼睛,充盈了我的内心。(长江东路供水所 薛凤)